妙手起沉疴 居高聲自遠

---憶一代鄉村解毒名醫王吉坤老先生

[  發布時間: 2018-11-20   ]

  2016年7月1日百草枯水劑停止生產,7月27日深夜,老先生也離我們而去,享年86歲。
  老先生的一生是與疾病斗爭的一生,是不斷挑戰醫學難題,孜孜不倦學習的一生。雖身居鄉村一隅,但他的醫術卻傳遍神州四方,救人無數!
  我用“一代”這個詞,是因為老先生這一代老中醫絕大部分已經作古,清苦、勤勉、醫者父母心是他們這一代老中醫的共同特點。他們那一代中醫師都經過戰亂紛爭、顛沛流離、為生計所累的年代;又恰逢傳統中醫與西方醫術抗爭,中醫不被社會大眾認可的時代;他們雖身懷絕技,因制度所限及傳統觀念,醫術很難傳承與光大。有些寶貴的醫術就此失傳,空留傳說!
  王吉坤先生祖籍安徽蕭縣人,與著名雕塑大師劉開渠是同鄉并兩家聯姻,原執業于王吉坤內科診所,國家注冊執業醫師。
先生祖輩比較富足,到他已經家道中落。他幼年讀過私塾,1949年又就讀于華東軍政大學徐州分校醫療專業,中途放棄學業回家成親,隨其岳父學醫,其岳父也傳了他部分醫術。以前學醫辛苦,養家糊口也難,為了生計,曾經賣過大力丸(串走與農村集市之間賣藥,需要吆喝的那種),做過木匠。解放后進入坡里鄉衛生院(現在的淮北市高鐵站所在地)工作,拜當地名醫張玉坤為師,長期任醫院院長。
  張師對清代名醫王清任倍加推崇,尤其對其“血淤論”治病的臨床應用頗有心得。老先生從張師處探到不少中醫的精髓,醫治的良方。他根據醫書典籍和自己的不斷探索,博采眾長,形成了自己一套行之有效的農村常見病治療方法,先生用中藥治療了許多疑難雜癥,特別是農村常見病、多發病,如各類中毒、心腦血管病、各種炎癥、瘡癰、婦科病等,并且價格低、效果好,受到廣大農民朋友的歡迎。
  先生師古不泥,秉承家業而不拘。農村衛生院沒有科室專業的概念,只要是病,就要想辦法醫治(類似與現在國家推出的全科概念),無論采用中醫、西醫,治好才是硬道理,價格便宜才能被接受。所以老先生是中西醫方法都采用,醫不擇病,病不擇醫。
農村醫院條件所限,沒有昂貴的檢驗儀器,診病全憑經驗。老先生重視脈診,他對《難經》和《頻湖脈學》的脈診技巧進行了取舍和濃縮,形成了自己的脈診技法。他說脈診能先與現代的診療設備之前發現臟腑變化,扁鵲說“上醫治未病”,疾病初起就能發現,進而施治,要容易的多。由于先生把脈準確,吸引很多人慕名前來。可惜的是,先生未來得及著書,就不幸去世。
  先生聰慧好學,記憶超群,讀書是他每天必做的功課,他去世前的幾天,還讓我借到唐山出差的機會去北京給他采購中藥的現代化研究等內容的書籍。先生特別重視現代科學技術對中藥的研究,很多中藥有沒被古人發現的新藥性,老先生把這些新發現應用到自己的組方中,顯著提高了藥效,回避了藥物的副作用。由于農村勞動力價值的提升,中藥資源的稀缺性,使中藥的價格也節節攀升,一副普通中藥動輒幾十上百元,吃中藥變成一種奢侈和富人的專屬保健品,失去了中藥原本的普及性。老先生就大膽革新,中藥磨成粉,代替湯劑,一天的用藥量是原來的幾十分之一,費用也大大降低,湯藥變成了受歡迎的膠囊,價格便宜,易于服用,很受歡迎。
  2000年以前,我們當地農村主動或誤服有毒農藥的特別多,如3911、1605、1059、沙子藥、氯氰菊酯、敵敵畏和滅鼠藥為主。先生在長期的救治中,積累了豐富的臨床經驗,用中藥配合西藥,每年救活數百人,先生退休后還開了一家專門治療中毒的醫院。這種農藥中毒是急癥,搶救不及時,數小時就能致人死亡。雖然有解藥,治療上也有難度,用藥不當也會導致“反跳”死亡或嚴重的后遺癥,與死亡無異。遇到中毒量巨大者,老先生在救治中始終守在病人身邊,一手把脈,一手進行靜脈注射,助手不停的配藥,常常幾天幾夜不合眼,隨時精準地調整藥物用量,直至病人脫離危險。對重癥病人,他的用藥量可以用“巨量”來形容,是所有見到過先生的醫生沒有不被折服的。當地盛傳,只要有一口氣,王先生就能救活!并被群眾譽為“半仙”。其實“醫者父母心”,擁有一顆慈善之心是治好病的根本。
  2000年以后,我們當地的農民逐漸富裕起來,中毒的逐漸減少,老先生停了醫院,開了一家中醫診所,潛心中醫藥的研究,從這以后也是老先生中醫思想不斷完善,藥方不斷改進的黃金時間。他研制的純中藥膠囊治療心臟病、腦血管病、高血壓、糖尿病、硬皮病、牛皮癬、各種炎癥,婦科病,效果好,沒有副作用,不復發,廣受歡迎。
  再以后,一種新型的除草劑“百草枯”漸漸出現了,由于效果好,價格便宜,在農村廣泛使用。但是百草枯中毒后因無藥可救,口服超7ml,90%以上的人會逐漸死亡。做為醫生,看到這些病人痛苦地因呼吸衰竭而死去,先生就想:毒蛇咬傷、狂犬咬傷、砒霜中毒、老鼠藥中毒我都能用中藥治好,為何百草枯中毒就不能用中藥治呢?他就大膽地做好用中藥做試驗的準備。
  2009年1月4日下午13:00多,有一個蕭縣王老家村的16歲女學生王**在校喝百草枯原液50ml,20分鐘后送老先生處,先生給洗過胃后,遂用胃管灌入自己熬制的中藥“解百毒”500ml。其家人不放心,下午又轉到徐州醫學院附屬醫院,醫院治療二天病情加重,下病危通知,其家人重又服老先生的中藥,喝中藥15天就轉危為安,這一例非常成功,并且無任何后遺癥。
  這個病例給老先生很大的啟發,先生就用此方陸續治療本地的百草枯中毒者9例,均治愈。此后,全國各地百草枯中毒者慕名前來,只要及時,都能在短時間痊愈。總的治愈率在75%以上,并且無任何副作用、后遺癥。
  2011年6月,吉林延邊市的方**因打百草枯中毒,在當地醫院搶救15天,肺纖維化,呼吸困難,小便困難,肝區痛,全身有黃染(肺、腎、肝多臟器衰竭),院方放棄治療回家,家里準備后事。在絕望的情況下,他兒子在網上找到先生,先后服用60劑,就轉危為安,后來專程從吉林來淮北感謝。
  此藥經過數百病人的驗證,經過多次改進,已經形成“解百毒”、“臟腑康”、“多炎消”、“咳喘寧”、“青黛粉”等系列用藥,有除臺灣、西藏、青海以外二十多個省的600多病人得到治愈,無一例復發,填補了世界上百草枯中毒無藥可治的空白。
        我雖年邁體尚健 醫林耕耘志不衰
        布衣創新中華夢 敢笑鴻儒不丈夫
  這是年初老先生寫的一首詩,頗表明先生不服老,不服輸,敢叫板“權威”的個性,愿天堂沒有病人,愿先生安息!

 

四川麻将规则 北京快乐8开奖官网 3历史今晚开奖结果 黑龙江36选7开奖 广东时时出奖信息 彩库宝典2019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历史记录 内蒙快三热点早知道 二肖中特 pk10赛车好赢吗 福彩幸运农场开奖